主页 > imtoken钱包app > 「imtoken安卓下载」“币圈”第一传销诈骗案宣判!涉案加密资产高

「imtoken安卓下载」“币圈”第一传销诈骗案宣判!涉案加密资产高

传奇私服审核员 imtoken钱包app 2022年05月01日

  始于2017年的一场轰轰烈烈的币圈“造富”运动,让多少人期望发币、炒币以及传销非法手段实现 “一夜暴富”的梦想,而伴随着国家金融监管持续的强力整顿,2020年11月26日,由最高法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二审(也是终审)刑事裁定书,为还幻想币圈“混迹”的人敲响了警钟。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当日由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陈波、丁赞清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陈滔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二审刑事裁定书》(下称“刑事裁定书”),近两万字的庭审记录,为外界揭开了这个在币圈曾经“大名鼎鼎”的Plus Token数字货币传销项目的诞生与覆灭。其中14名主要团伙成员分别被量刑宣判,被国库收缴的加密数字货币品种则包括比特币(BTC)31.42万个,比特现金(BCH)11.75万个,达世币(DASH)9.60万个,狗狗币(DOGE)110.60亿个,莱特币(LTC)184.77万个,以太坊(ETH)917.42万个,柚子币(EOS)0.51亿个,瑞波币(XRP)9.28亿个,涉案金额以当下上述币种市值计超过42亿美元(逾270亿人民币)。

  “这一起案件应该可以说是自加密数字货币在国内出现并交易以来,涉案金额已经达到并超过某些P2P领域大案要案的数字,而且也是一起以区块链之名行数字货币诈骗之实的典型案例。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在这一案中,无论是以陈波为首的诈骗团队以及亲友等,还是多达269万名的平台注册会员,以及被波及的其它加密资产市场中的投资者,没有人从中受益。”11月28日,上海劲力律师事务所律师高永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

  Plus Token“覆灭记”

  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以两万字的笔墨,将这一新型诈骗项目的来龙去脉讲得一清二楚。

  该项目发展到覆灭的经过则是2018年初,陈波打着区块链的概念策划了Plus Token开展传销活动,并于2018年5月1日正式上线APP,并成立了最高市场推广团队——盛世联盟社区,通过微信群、互联网、不定期组织会议、演唱会、旅游等方式进行虚假宣传;2018年8月,陆万龙加入Plus Token,负责介绍、对接其他区块链领域活动的主办方、新闻媒介来扩大影响力,Plus Token对外宣称拥有实际并没有的“智能狗搬砖”功能,用户需要缴纳价值500美元以上的数字货币作为门槛费,才能开启“智能狗”获得收益,并且会员间形成上下线层级,有普通会员、大户、大咖、大神、创世五个等级,有智能搬砖收益、链接收益、高管收益等三种收益方式,并以此进行返利;2019年1月,为逃避法律打击,客服组、拨币组搬至柬埔寨,并继续传销,在从2018年4月到2019年6月的14个月里,Plus Token注册会员269万个,最大层级达3293层。

  2019年6月27日至28日,陈波被我国公安机关抓获,而陈滔在明知陈波被抓获,相关数字货币系犯罪所得的情况下,仍然积极与陆姣龙进行合谋,转移、窝藏比特币(BTC)1378个、达世币(DASH)112个、狗狗币(DOGE)1224万个、莱特币(LTC)3334个、比特现金(BCH)397个、柚子币(EOS)30万个、以太坊(ETH)2777个。甚至在此后,仍有数字货币转入Plus Token钱包地址。

  “陈波是Plus Token的核心人物,起着发起、策划、操纵作用;丁赞清是二号人物,非法获利人民币615万余元(其中通过王某甲变现平台数字货币298万元,另该获利不包含陈波为其购买保险的费用)及陆地巡洋舰汽车一辆;彭一轩在传销组织中承担协调、宣传的作用,积极参与盛世联盟社区,并且发展下线会员69层,共239185个会员账号,非法获利至少292.5万元;谷智江负责盛世联盟社区的日常管理,发展下线会员35层54165个会员账号,合计变现200余万元,其中63万元购买奔驰轿车一辆;袁园协助陈波管理后台员工的后勤保障,此外还有财务工作(在拨币组需要数字货币时,使用库神钱包给拨币组拨币);陆姣龙是后台工作组组长,协助袁园的工作。在陈波等人被抓后,与刘帅、陈滔等人合谋转移数字货币(案发时价值1.5亿余元),工作期间以工资的形式非法获利9.6万元; 陆万龙在2018年8月加入后,积极策划、组织Plus Token全球启动大会等活动,并利用自身资源在各大媒体发布新闻公开宣传推广Plus Token,陈波给陆万龙共205万元推广费用,陆万龙从中获利45万元,案发后陆姣龙将450个比特币的钱包地址助记词告诉关押在柬埔寨移民局拘留所的陆万龙;郑敬带领技术团队负责APP和网站的开发和运维,2018年底将工作交接给王仁虎团队后离开Plus Token;王仁虎接替郑敬负责Plus Token平台运维和升级;贺思思负责Plus Token的客服工作,回复会员的咨询、帮助会员修改密码、汇总会员提出的平台故障等问题,非法获利人民币13.8万元;刘佳是拨币组副组长,工作为审核提币申请。2019年3、4月份之后多次使用库神向平台系统钱包地址转币;刘帅先在客服组工作,后来到拨币组工作,负责管理并使用库神向系统钱包地址转币,汇总所在班次使用数字货币情况以及审核会员的提币申请;彭波、伍见红是拨币组员工,2018年11月份到Plus Token,分别非法获利人民币8万余元。”对于Plus Token14个主要成员的传销分工,11月26日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中一一列明。

标签: 诈骗案   非法手段   ETH   BT   资产   高达   币圈   加密   国库